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uilinguang的博客

 
 
 

日志

 
 

引用 一起到老   

2016-11-11 21:49:51|  分类: 情感、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挚爱拓步《一起到老》

     分享一個非常感人的網上故事,你的。....網上轉載
   生離死別  是人生最大的無奈  一起到老 說來容易   有時是很難達到這目標
老樓是我多年的網友。我們經常在網上談論生活、愛情和家庭,討論對老少戀的看法,也對老少論壇上的那些敏感話題爭得面紅耳赤。盡管我們相距不是很遠,起初我們好象從來沒有想過要見面,也從來沒有說過那幾個美麗的字眼。我和他的關系一直界於最好的朋友,可以說是知己。連自己最隱私的生活也可以在一起交流一下。
   老樓出生於抗日戰爭那個年代。那個年代充滿了動蕩,甚至失去了人性。他的童年經歷了太多的苦難。每次他跟我談起抗戰時期的往事,表情是黯淡的。那些往事是不堪回首的記憶。老樓在那個時代選擇了適當的回避,抗戰後就順利上了大學,也慢慢有了自己的事業。
   認識他純粹屬於意外。當一段以為刻骨銘心的愛情無疾而終後,我不再對愛情抱任何天長地久的奢望,只願退而其次去做最熟悉的陌生人。無聊的時候,我在一個同誌聊天室做主持。每天和不同的人嘻嘻哈哈,用來滿足自己卑微的心理。一個“夕陽漫步”的名字引起我的興趣,意想中他一定是個老頭。這個聊天室是年輕人的天堂,很少有老頭在這里露臉。我便湊過去搭訕。
   “領導,你以後可得多關照我啊!”我給他一個握手的問候表情後,他居然給我回了這麽一句話。感覺有點意外,我就使出十八般武藝,極盡吾所能,和他吹得個天花亂墜。他很健談,也很幽默,知識面很廣,我私下自嘆不如。不知不覺中,我沒有再做主持該做的事情,只顧著和他聊天,一直到深夜。也就這一次,我認識了老樓,一個風趣的老頭,也開始了我們多年的網絡交往。
   老樓是一家國企老總。離異多年,一直單身。孩子都已出國。只剩下自己一個人還留在江城,70多歲了還放不下自己曾為之拼搏的事業。他的孩子多次勸他退休了出國,他依然固執地留下來,後來孩子也不再經常回來看他。
   和老樓談了一段時間後,才真正了解一個老人的孤單和寂寞。雖然他在外面,前拍後擁者眾多,卻沒有一個是真正關心他的人,更多是看重他手中的權力。每當逢年過節的時候,也就是老樓最痛苦的時候。他只能一個人以電視做伴,一個關在房間里,哪里也不想去,也不想去看到別人的團圓和歡聚。
   認識他以後,每次過節我就用一種禮儀形式給他發短信,給他打電話,陪他聊聊天,希望可以給他帶來一點節日的快樂。幾年來一直如此。漸漸地,他很願意和我談自己的煩惱和一些難題,我用自己的方式去安慰他,幫他分析建議,對他的固執也提出了善意的批評。同時我越來越感覺到他對我的電話的依戀。在電話里我可以聽到他爽朗的笑聲,明顯少了在電腦前的那種憂郁。
   在我接觸的老頭中,老樓是最有特色的一個,他幾乎集中了所有老頭的優點,也成為我最好的夢中情人。但我一直為自己以前放縱的行為而自卑,不敢去觸碰心中那尊莊嚴的神。盡管可以和他開那種無傷大雅的玩笑,可還不敢告訴他。他曾經告訴我,如果我想去他那里工作的話,他會給我安排好一切,等我過去。我找了種種不合適的理由推脫。在視頻上,看著他很真誠地說:“小樓,過來幫我吧!每次看到你,總想為你做點事情,可你一直都不給機會給我!”我只能躲在一邊偷偷流淚。有時我甚至告訴他,我又找了一個老頭激情了一夜,想讓他不要對我那麽好。他還是依然說理解我。還有時戲弄他,說他那麽帥,在這個肉少狼多的年代,會有一大排的帥小夥子跟隨他,而我不帥,又是個窮光蛋。此時我看到了他的神傷,也更為自己的行為感到可恥和無奈。
   中秋節前夕,我提前給老樓寄了一盒月餅。好幾天也沒有在網上見到他,不知道他是否收到我的心意。他的中秋節能過得開心嗎?我心里總是那麽不安。
   可能是習慣了一個人的流浪吧。中秋節,我特意要求留下來在公司值守。電話響了,“小樓,我快到星城了。你在哪里?我一會就來找你。”我呆了,大腦里是一片混亂。是驚喜還是什麽,我不知道。我幾乎什麽也沒考慮,沖出了公司的大門。
   車站門口,我終於見到了他,和視頻上的老頭沒有兩樣。如果不是擔心驚世駭俗的話,我想我一定會抱著他親吻他。激動的淚水在眼眶里不停地打轉。“傻孩子,眼睛進沙子了吧,來,我給你擦擦!”握著他溫暖的手,我久久不能放開。
   酒店里,我情不自禁地抱著他,在激烈的親吻里融化升騰。在痛苦的撕裂中,我第一次進入了他的身體。心與心的交通,靈與肉的碰撞。我們一起在雲端漂浮著,整個世界只剩下我們愛的聲音和呼吸。“小樓,可以做我的兒子,可以叫我一聲老爸嗎?”我不敢望著他的眼睛,沈默,卻忍不住又想流淚。“我知道你的痛苦,理解你的難處,給我一個機會來照顧你,好嗎?”……“老爸!……” ……“哎!……小樓,我的好兒子!……”我們用盡全身的氣力擁抱在一起,迎來另一次狂潮。
   和老樓在一起,我是快樂的。我切斷了與其他所有老頭的聯系,腦子里就只裝下了老樓一個人。盡管我們不能經常在一起,但能在一起的日子總充滿了快樂和溫馨。我去看他時,他總會提前把保姆譴出家門,親手做幾道小菜,等著我的到來。以前老樓從來不下廚房,要麽是保姆做,要麽就在外面吃。只有我在那里,他才去買菜,親自下廚。看著他在廚房手忙腳亂還被油燙著的樣子,既好笑又心疼。他還固執地要我在一邊看著,不準插手。
   一起出去玩的時候,老樓蹦蹦跳跳,不時和我擠眉弄眼,問我是不是沒見過這麽瘋的老頭。我們還一邊談論著路上見到的哪個年輕人帥,哪個老頭好看,不停地耍貧嘴打賭。賭的東西亂七八糟,無奇不有。誰輸了就要向對方獻媚,就是再大庭廣眾下偷偷親對方的額頭一下。輸了的多數是我。我總覺得他在占我便宜,但我就連今天是星期幾都猜不對,你說我能不輸?我想了想,和老樓在一起後,我的確不關心是星期幾了,那好像意義不大了,反正日子是快樂的,像長了翅膀,撲啦啦地飛。
   老樓身體不是很好,心臟有點問題。每次放縱後,看著他滿頭大汗,總心疼地提醒他,悠著點,別那麽瘋。他還故意抓住我的手放在胸口說,你摸摸,比你們年輕人還要好,還嘣嘣跳呢。但我總能看到他眼中一絲難以掩飾的憂傷。
   那天,他送我一張無印良品的碟片,然後他說,里面有一首歌十分好聽,之後,他放了這首歌給我聽:我只是難過不能陪你一起老。聽著聽著,我覺得眼淚像蟲子一樣慢慢地爬了出來,這一發現讓我心碎。我無法想象離開老樓的日子,雖然我知道我們之間不會有永遠,但我早就愛上了他。怎麽了?他遞過紙巾,是不是想和我一起慢慢變老?我點頭。我說我無法想象以後沒有你的日子。他笑著看著我。小傻瓜,他說,你該有你自己的生活了,這段時間很感謝你能陪著我。太平淡了就沒什麽激情了,我們可能該說再見了。心,一點點墜落著,我早應該明白我不過是一個過客,不該奢望什麽。我嘻嘻哈哈笑著,你還真以為我愛上你啊,瞧瞧你那自負的樣子,愛上你,很多人就要殺掉我,告訴你吧,我也早有另外一個老頭了。他很失望的樣子。無印良品的聲音一直這樣飄著,一遍又一遍,我摁了重複鍵.那時老樓已經離開了我坐在地上,把頭埋在膝蓋上,很長很長時間,我看到地下濕了一大片。雨季,在我暗自高興沒多久以後,撲啦著翅膀來了。心,也一點點潮濕起來。
   老樓照樣會來看我,我們還是那樣似乎很親熱,但中間好象已經有了一道無法填滿的裂痕。我們除了XX就不再談感情,也不談明天和未來。有一次我吻他時,他忽然抓住我的手。很久很久,我屏住呼吸,在他對面,艱難地想流淚,但我不能,得不到他,再讓他看不起就敗得體無完膚了。就那樣僵持著,一分鐘,兩分鐘…… 突然問我,小樓,我要去美國了,你還會想我嗎?你猜。我俏皮地問著,咱打個賭。我猜你不會,因為你又有新的年輕人了。老樓說。你贏了,來,我再親你一下吧。我又親了他一下,然後像蝴蝶一樣飛開,再呆下去,是心的崩裂情的哀傷,我怕會失聲痛哭的。一個月後,老樓離開江城到了美國,他留給我那張唱片,“我只是難過不能陪你一起老”,不是常常聽,因為每次聽我會哭到崩潰。
   再半年後,我又遇到一個老頭,看到老頭的第一眼我楞了一下,他長得太像一個人,只不過,比老樓稍微瘦一些,我沒有任何思索,然後牽了他的手。我們一起吃飯、散步,一起去看夕陽落日。直到一次在超市里購物,商場里有很動聽的音樂。忽然,我停住。里面放了我幾乎一年不再聽的歌,很憂傷地傳來――我只是難過不能陪你一起老。我呆在那里,眼淚發了瘋一樣向外沖著,決堤了的心到此時才明白有多痛。那個時刻,心,軟軟地一跳一跳地疼,像是被淩遲的魚,永遠再無回到水中的可能。抄起電話我撥了那個在心里撥了千萬次的電話,里面是我能聽懂的溫柔的女聲,雖然是英語,她說,我撥的號碼是空號。如同電話里的盲音,我心里,亦是空蕩蕩一片,煙波浩渺,徒留空白。
   公司里有副總去美國,恰好去的是紐約,我把老樓小孩的地址給了他,請他代為打聽老樓的消息,我說老樓是我爺爺的同學,他們想搞個同學會。之後,是二十天的等待。
   二十天後,副總親自上門找我,他告訴我,小樓,你找的人,已經於去年秋天去世了。一剎時,我只覺得一定是他搞錯了,他沒有找對。但他帶回了一張老樓的照片。
   副總說,他小孩說他有心臟病,不能做手術的那種,留在江城是他一意孤行,回美國還是他自己感覺身體實在不行了才過去的。我不知副總什麽時候離開的,我呆坐在地上,從天黑坐到天亮,又從天亮坐到天黑,一直到我終於昏了過去。
       醒來後我一直握著那張照片,然後一直說一句話:我怎麽會那麽傻呢,我怎麽會。當我清醒的時候我一直在聽那首歌--我只是難過不能陪你一起老。
   我流著淚,然後對著遠方說,老樓,你這次真輸給我了,你說你去美國後我會想你嗎?現在我告訴你,我想你,想到痛徹心扉,想到肝腸寸斷,但我輸了,你為什麽不來吻我一下?其實,我很在乎是不能陪你一直到老.
如果能找到一起到老的伴侶,那人生還有何求!!對吧!!


  评论这张
 
阅读(3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