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uilinguang的博客

 
 
 

日志

 
 

引用 【转载】我的房东老头   

2016-11-13 06:44:43|  分类: 情感、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天高云淡《【转载】我的房东老头》

 我的房东老头 - 夕阳望月 - 夕阳望月

 我的房东老头 - 夕阳望月 - 夕阳望月

我的房东老头


           算起来我搬到现在住的地方已经快一年了。
    这个地方属于郊区,我租住的是一个二层小楼,当初我看中的是这地方宽敞,有一个不小的院子,车辆进出方便,最主要的是院子可以存放一些零散的货物。
    我的房东是一对七十岁的老夫妻,老爷子姓李,住在隔壁,和我住的这边是并排一样的二层小楼,在我们以前是他们的儿子住在这里的,他们的儿子在市内买了房,装修好以后就搬了过去,剩下老两口空着房间也没用,经朋友介绍就租给了我。
    我搬进来以后逐渐的和老两口熟悉了,二位老人的性格很随和,为人很是善良。他们的儿子儿媳每到星期五的下午就回来,住上两天,星期日吃完晚饭就回市里的家中。一来二去的我和他们一家就都认识了,小夫妻两有一个儿子,有十一二岁吧!小孙子和爷爷感情很是深厚,每一次回来一见面抱着爷爷的脖子,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老爷子慈爱的看着孙子,一边听着一边点着头,不时地抚摸着孙子的脸。看着他们其乐融融的一家很是让人羡慕。
   今天中秋节,我也没啥事情,上午在家上网,一晃就到了中午,一阵敲门声把我从虚幻的网络中唤醒。我打开门一看,是房东老爷子。
   老人家看着我,笑呵呵地说:“又玩电脑啦,忘了吃饭了”。
   “哦,,哦,是啊,李大爷,你看我一上网就忘了时间啦”我这才想起老人家昨天就和我说好了,今天过中秋节,他的儿子一家都回来,邀请我也过去一起热闹一下。我觉得中秋节是家人团圆的时候,我一个外人不好打搅,所以再三拒绝,无奈老人家很执拗,说我一个人在外,过节不能和家人团聚,既然我们住在一起了就是一家人,再说彼此之间也很熟悉了,也就是多放一双筷子的事。我见老人家很认真又不容我拒绝的样子,也就勉强答应了。本来计划今天上午上一会儿网就出去,在外面给李大爷打个电话说个理由就拒绝了,但是上网忘了时间,被李大爷堵在了屋子里。
   李大爷伸手拉了我一把说:“走吧,今天热闹啊,外面的儿子也来了,你也认识一下”。
   我脑子里想:看来今天是妥不过去了,但是也不能空手去啊。
   “啊,李大爷,我刚在电脑上接了一份资料,得赶紧去外面打印几份,下午要用的。我去去就来”
   “你小子,该不是要溜吧,说好了的,就等你了,儿子们也希望你去的啊”。
   “不是的,李大爷,我答应了就一定去,给我十分钟时间,好吗”。
   “好的,我们可就等着你了啊”。说完老人家笑着盯了我一眼,转身去了。
    我赶紧拿了车钥匙,出门上车开动马达,一溜烟的来到了街上,在街边的熟食店买了几份熟食,又到超市买了两瓶酒。就打着车往回开。忽然想起李大爷说他外面的儿子也回来了,心里就奇怪:将近一年了,也没听说他还有个儿子在外面啊,也没见这个儿子来过。
    回到家中,我提着东西进了李大爷的屋子。
    一家人见我来了,很热情的和我打着招呼,李大爷接过我手里的东西坏坏的笑着:“你小子啊,你眼珠一转我就知道你心里想的啥,果不其然”。
   “呵呵,李大爷,我可不是客气啊,这不是过节了吗,也是做晚辈的孝敬您和大妈,一点心意,”
    “好啦,既然买了,就一起吃一起喝吧,哎,对了,这是我儿子,你们一直没见过面的”李大爷指着在里面站着的一个中年人说。
    那人冲我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我对他也笑着说:“你好,听大爷说了,你也来了,没见过面,坐在一起就熟悉了,我和李大爷很合得来的,经常在一起喝点小酒,我们也都好这口,呵呵呵”。
   他点着头说:“是啊,我爸就是喜欢喝酒,多年了,也习惯了,只要不影响身体就行啊”。
   我看着这个中年人,他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有说不出的点点别扭。
   “来吧,别都站着啦,进饭厅,吃饭”大妈招呼着我们。
   这顿饭吃得很是高兴,李大爷的兴致很高,频频和我拼酒,他的大儿子也和我闹着,变着花样的酒词说的大家笑声不断。只是他的另一个儿子显得有些不入局,有时我们和他喝酒,他总是局促不安的浅饮一下。我以为他一直在外和家人可能疏远了吧,也就没往别处想。
   就这样,在热闹的气氛中结束了这顿午宴。
   由于喝了不少的酒,睡了一下午,睁眼醒来,天已近黄昏。我到大街上溜了一圈,清醒了一下脑子,回到家中,还没进屋,李大爷就在他的屋子里喊我:“小圆啊,过来吧,中午剩了那么多饭菜,孩子们都走了,只剩了我和你大妈了,吃不了多少再剩下就浪费了,来吧,咱爷两再喝点”。
   我随声应着就走进了李大爷的屋子,因为我明白,已经不是一次了,拒绝不了,再客气就显得有些虚伪了。
   我们慢慢地喝着,大妈吃完了就招呼了我们一声,进客厅看电视去了。
   过了一会儿,我忽然想起李大爷外面那个儿子,就问老爷子说:“李大爷,你外面那个儿子也回去了,怎么大老远的来一次也不易,不多住几天啊”。
   “唉,啥外面的啊,他家不远,比大儿子还近那”
   “哦,那怎么没见他来过啊”
   “他,哼,他没脸来,”李大爷的脸上的表情淡淡的,举起酒杯和我碰了一下。
   “咋了大爷,你们父子关系有什么隔膜吗,还是,,”
   没等我说完,老爷子打断我的话说:“中午吃饭你能看出来吗?哪个是亲儿子,哪个不是亲儿子啊”
   李大爷的话说的我一头的雾水,看着老人家脸上凝重的表情,我自责自己多嘴,就不再言语,默默的陪着老爷子喝酒。
   过了一会儿,李大爷笑着说:“圆啊,让你见笑啦,你可能觉得今天来的这个不是我的亲儿子吧”。
   “啊,是啊,我是这么认为啊,不对吗?”
   “唉,错了,你正好搞反了,今天一个人来的就是我的亲儿子,平时老来的却不是我亲儿子啊”。
   “啊?这是怎么回事啊”我更懵了。
   “唉,圆啊,咱爷两说话能唠到一起,我和你明说吧,我这个家啊,你还不知道,经常来的啊是你大妈亲生的,我和你大妈啊,是半路的夫妻啊!说起来我亏欠他们母子太多了啊”。李大爷说着眼里流下了热泪。
   我望着老人家那沧桑的脸,急忙说道:“大爷,别说了,您的痛苦我不想知道,您也别回忆了,咱们喝酒,今天过节,说高兴的话,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回忆起来白白增加伤悲”,我本想岔开话题。
  “圆啊,儿子今天不来,我也就不和你说这些了,既然你见到了,我也就不背着你了,说实话,儿子来了,我是高兴的,不过也有些别扭,高兴的是他还有我这个老子,别扭的是过去他所做的那些事。都说血浓于水,这句话不见得是正确的啊,我这些年的经历就说明了:血缘不见得是最亲的····

   我们一边喝着酒,老人家一边诉说着他的过去。
   李大爷原先的老伴不到四十岁就病故了,由于儿子尚未成年,李大爷就拉扯着儿子艰难的过着生活,巴结儿子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直到结婚成家,李大爷也已经年过半百多了。
   儿子成家后,李大爷也退休了,看着身边的人成双成对的出入,感觉到自己的孤独,心里就有了一个念头,想找个老伴一起度时光,好好享受一下晚年生活。就和儿子儿媳说了自己的想法,没有想到的是得到的回答是断然拒绝,想要找个老伴可以,从此以后桥归桥路归路,互不来往,他们不想来个后妈养着。
   无奈之下,李大爷的这个念头就暂时的搁下了。
   几个经常在一起的老友听了李大爷的诉说都表示忿忿不平:”凭什么他们成双成对,你老李就得一个人干耗着,不管他们说啥,我们为你撑着,经心给你踅摸一个”。李大爷听了老友们说的话,无奈的苦笑着。
   几位老人还真没食言,暗地里还真给李大爷介绍了几个,不过也许是没有缘分吧,都没有结果。
   后来在一次老年秧歌会上碰上了现在的李大妈,一个老友对李大爷说:“老李啊,这位老妇也是没有老伴,听说有心思找一个,你接触一下,看看你们有没有缘分啊”。
   听了老友的解说,李大爷开始有意无意的接近“李大妈”。
   经过几次的接触,以及几位老友的撮合,两位老人家还真有了意思,更让李大爷高兴的是,“李大妈”表示二人结合后去她家生活,因为孙子年幼离不开奶奶,儿子儿媳都上班,家里离不开人。再说儿子儿媳也同意母亲找老伴,如果找到合适的可以接纳这个继父。
   李大爷听了“李大妈”的一番话,兴奋地连连点头:“可以啊,只要我们能在一起,去你家也可以啊”。这正对了李大爷的心思:儿子不想有个后妈,怕累赘,不和他在一起不就得了嘛。
   回家跟儿子一说,儿子尽管心里老大的不高兴,见父亲心意已决,表示只要不连累他们就行,结婚不反对。
   第二天,李大爷就急忙找到了“李大妈”,把儿子的话捡着顺耳的说了一遍:“我儿子是同意了,你儿子咋样啊,同意了吗”。
   “李大妈”腼腆地说:“我儿子倒是没说啥,只是想先见见你啊”。
   “那有啥啊,早晚不也得见面吗,只是第一次见孩子们,我送啥礼物啊”,李大爷急切的说。
   “送啥礼物啊,我儿子在联通公司上班,是个部门经理,工资待遇很高,不缺啥,你要想送就买个玩具给孙子,让孙子高兴了,能亲近你了就好说了”。
   “哈,这好办啊,你不知道我原先在电子玩具厂吗?主管技术,这方面我很内行,随便做几个玩具保管咱们孙子见了高兴”。
   “啥啊,说啥了,还咱孙子,八字还没一撇那,就套近乎,等儿子见了你还不知咋样呢”,李大妈嗔怪着说。
   “那你说个时间,我好做准备啊”
   “回去问儿子啥时有时间吧,我会提前告诉你的”。
   为了做玩具,李大爷可是费了心思,“李大妈”的孙子两周多,啥年龄段的孩子适合玩啥玩具李大爷是明白的,根据多年的经验,精心制作了几个小玩具,只等“李大妈”一句话了。
    终于,这天“李大妈”打电话通知李大爷,第二天在帝豪大酒店见面,儿子在那里预定了房间。李大爷一听头有些大,帝豪大酒店可是市里有名的星级酒店,几个人一场酒饭没有三两千元是下不来的。
   于是急忙对“李大妈”说:“哎呀,有必要去那么高级的酒店吗,随便找个饭馆吃顿饭,彼此见个面就行了嘛”。
   “那不用你担心,一切都是我儿子安排,不用你掏钱,儿子说了这么大的事得搞得隆重一些,好了,就这样吧”。
   李大爷明白,这其中多少有点孩子们向自己示威的意思,不过也理解,毕竟关系到人家自己母亲的晚年生活嘛。
   第二天晚上准时在酒店见面了,看着满桌子高档的菜肴,再见到“李大妈”的儿子小王那有些傲慢的眼光,李大爷心里有些犯嘀咕,心里没底,寻思这事十有八九看没戏。想到这些心里倒坦然了,既来之则安之,自己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好赖也是一个中型企业退休的干部,应付这些绰绰有余,大不了成不了一家人,也不能让人看扁。
   于是拿出自己做的玩具放在桌上,孙子见了倒很是高兴,拿在手中高兴地喊着爷爷,叫个不停,李大爷把各种玩具的功能给小孙子展示了一番,乐的孩子把玩不止,儿媳见孩子高兴,脸上也布满了笑容,连声的向李大爷道谢。
   一顿饭吃得气氛很不错,最后饭局结束,李大爷起身对“李大妈”的儿子小王说:“孩子啊,咱们见了面就是一种缘分,如果我和你妈有缘,咱们就是爷俩,即使无缘到一起,咱们见了面也记得曾经在一起坐过,没必要搞得这么铺张,如果有下次,咱们在自己家里吃,我让你也见见我的厨艺,呵呵呵呵”。
   不卑不亢的几句话说得小王有些惭愧和内疚,急忙说:“李叔错怪了,我们也是尊重您啊,不要把我们的好意歪曲了啊”。
   后来听李大妈说,回去儿子也坦白了,自己还真是别有用心,想给李大爷一个压力,好让李大爷提起注意力,对妈妈好些,看到李大爷的谈吐和气质,感觉不错 ,也就没意见了。李大爷自己心里也明白这也是孩子对自己母亲的关爱,可以理解的。
   就这样,李大爷和大妈就顺理成章的住到了一起,不过没有扯结婚证,这也是彼此同意的,怕以后性格合不来麻烦太多,因为有许多的例子在教训着人们。只是简简单单请了几桌算是结合了,没扯结婚证也就算不上结婚吧,呵呵呵呵。诉说到这里,李大爷自己也笑了。

我的房东老头 - 夕阳望月 - 夕阳望月

我的房东老头 - 夕阳望月 - 夕阳望月
 
 
    新婚第一天晚上,老两口依偎在一起,互相诉说着自己多年以来的辛苦,互相鼓励着以后一定互相关爱,好好度过幸福的晚年。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生活着,儿子儿媳也很孝顺这个继父,李大爷也给了他们真挚的父爱。尤其小孙子,一天也离不开爷爷,整天缠着爷爷给他做新玩具,李大爷也乐得其中,充分的享受着这天伦之乐。由于多年没有老伴,李大爷练就了一手好厨艺。本来李大爷就是搞技术出身,心很细,爱学习研究,在做饭方面总是能推陈出新,变着花样的菜肴,让一家人更觉得李大爷真是没有让人可挑剔的地方,李大妈为有了自己的最佳搭档而感到幸福,看到变得越来越精神的妈妈,儿子儿媳也感到无比的高兴。
   就这样,在温馨中,幸福的一家人转眼生活了几年。哪曾想在一个午后老两口出去遛弯,一起车祸打乱了一家人的平静。
   这天下午,老两口走出街道遛弯,李大妈提出去菜市场看看,顺便买些菜带回家,由于下午菜市上人很多,老两口走着走着,走散了,那时手机还不是很普遍,年轻人大部分都有了,老年人却很少有用的,李大爷没办法只好边走边四下张望着,一不留神,被迎面而来的一辆面包车撞了个正着,当时李大爷就昏迷了过去。
   李大妈也是急得不得了,买完了菜,便往回走边四下寻视着,走到菜市场门口见一群人围着,议论纷纷。李大妈听了个大概,好像是出了车祸,一个老头被撞了,李大妈心里就咯噔了一下,急忙扒开人群,见倒在地上的正是自己的老伴,吓得李大妈当时就懵了,哭喊着抱起老伴的头。
   司机已打了120急救中心,不一会儿车就来了。
   送到医院,医生诊断脑损伤,建议马上手术,李大妈让司机通知了儿子,小王来了见此情景,觉得有必要通知李大爷的儿子,毕竟那是亲儿子 ,虽然现在自己一家和老爷子住在一起,但是,不管从血缘上还是从法律角度上来讲自己有义务承担但没权利决定一些事情。
   李大爷的儿子接到电话,来的倒是很快。但是见了老人家的情况却犹犹豫豫、含含糊糊的不说话。小王见他这个表情就明白了,急忙对他说过:“还犹豫什么,赶紧签字做手术啊,你放心,一切费用我和肇事司机去交涉,费用绝对不用你掏一分钱,该李叔自己承担的那部分,我来拿”。
   就这样,手术总算及时做了,可是后来的情况却不容乐观,老人家的恢复相当的慢,医生诊断说:“这样的情况后来恢复到啥程度,谁也说不准”。
   肇事司机还不错,依照法律承担了自己的那一部分,由于出事是由于李大爷强行过路,责任不在司机,所以司机只承担了一少部分,剩余的只有李大爷自己掏腰包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李大爷的儿子推脱说人已经到了你们家,在你家出的事,自然由你们负责。随着住院时间的加长,儿子探视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到后来干脆小鬼不见面,玩起了失踪。
   住了三个多月,李大爷已经能下地慢慢走路,说是走,实际上就是一步一步的在挪,脚都抬不起来,连上厕所都得靠人。医生建议回家慢慢恢复,再住下去也是这样,白白花费钱财。
   这其中最难的是李大妈,看着老伴,又看着自己的儿子,心里很不是滋味。儿媳也是怨声不断,诉说着;老人家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管,我们没有那个义务再管下去了,治疗了这么长时间,已经够意思了。李大妈明白媳妇的心里,自己和老伴又没有扯结婚证,算不上合法夫妻,从法律上讲儿媳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但是几年建立的感情又让自己割舍不下。
    多次歉意的对儿子说:“孩子啊,都怨妈妈,找什么老伴啊?遇上这种事情给你们填了累赘,实在不行就把你李叔送回去吧”。
   到现在,小王也没了主意,媳妇埋怨,现实的情况摆着,回自己的家,母亲岁数也不小了,有时照顾自己还困难,又添了一个病人,自己和媳妇都上着班,这个家怎么办啊?
   犹豫了多天,小王最后决定送李大爷回他自己的家,给老人家雇一个保姆,费用自己掏,一直到老人家老去。其实李大爷这些天心里也明白,自己不能再给这个家添麻烦了,没理由回这个家了,自己的亲儿子都不管了,小王做到这个地步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小王雇人把老人家的屋子又装修了一番,最后开车把李大爷送了回去,到家后,小王歉意的望着老人家说:“李叔,不要怪我,情况您也知道,我妈的身体也不好,也照顾不了您,您放心,我会经常来看您的,您的一切生活费和保姆的工资我都包了”。
    李大爷老泪横流的说:“谢谢你啦,就是我亲儿子又咋样,还不是不管我吗!孩子!你这样我就已心满意足了,别来了,耽误你上班,有保姆呢,啊”。
    小王流着泪回到了自己的家,回到家中看着空荡荡的屋子,想着以往的欢声笑语,心里难受极了,趴在床上一天没起来,(这都是李大爷后来听李大妈诉说的)
    李大妈心里想着老伴,又看儿子难受的样子,不知说啥好。媳妇安慰小王;我们已做到一个亲儿子做不到的事了,还有啥可难受的。小王反感的挥手打断媳妇的唠叨,用被子蒙着头,连饭也懒得吃。
    孙子回家见到一家人都在,急忙问:“你们都在家谁在医院陪爷爷啊”。
    妈妈听了对儿子说:“你爸给爷爷雇了一个保姆”。
    小王听了,抽搐不止,看着抖动的被子孩子诧异的问爸爸咋了。
    妈妈拉着孩子进了饭厅,
    后来几天孙子缠着爸爸非得去医院看爷爷,小王愧疚的说不出话来,妈妈骗孩子说:“爷爷已经去了养老院,离家很远,等有时间咱们一起去看爷爷,好吗”
   孩子也看出了事情的不对劲,哭着说:“一定是你们把爷爷送走了,不管他了,我很多天没看见爷爷了,我想爷爷,等爷爷身体好了给我做玩具,你们还我爷爷····”。

我的房东老头 - 夕阳望月 - 夕阳望月
 
   
    就这样,转眼到了那年的中秋节,保姆是农村来的,也是为了忙农活,给李大爷留下了足够吃几天的小食品和方便面就回家了。
   十五的晚上,小王吃完饭来到了李大爷的家,用钥匙打开房门,只见李大爷手里拿着干硬的月饼正啃着,碗里泡着半热不热的方便面,床上的被子翻卷着撩在一边,地上到处是零散的纸片。见此情景,小王的泪水喷薄而出,上前抱着李大爷:“叔,保姆呢,保姆去哪里啦,你怎么能吃这个呢,没给您做饭吗?”。
   李大爷苦笑着安慰小王说:“保姆回家了,过两天就回来,没事的,我不是好好的吗,饿不着的”。
   “不吃那个了,过节了,我们吃热面,您等着我去给您做”。
   小王到了厨房,翻了个遍,也没见到挂面,回到卧室,把月饼和方便面倒进了垃圾桶:“叔,您等着我去去就回啊”。
   小王跑着到了楼下小区的超市,买了挂面,鸡蛋、还有几个熟食,回到了家里,把熟食放在桌上问李大爷:“叔,我给您买的酒呢,咱们今天过节,我陪您喝点酒,少喝能舒筋活血的,然后咱再下面”。
   拿出了小王前几天来买的泸州老窖,爷两个对饮起来,李大爷只喝了一小杯儿,剩下的大半瓶小王都倒进了自己的肚子。
   看着小王发泄般的喝酒,李大爷劝说着:“孩子啊,少喝点,这酒虽然是好酒,但是度数很高,喝多了也伤身体啊”。小王不听老人家的劝说,把一瓶酒喝了个精光,摇晃着给老人家下了面条,安顿老人家吃完,洗漱干净又安顿老人家躺下,才走出了房门。
   来到楼下,小王的泪水再一次的狂泻不止,走在大街上,已经很晚了,行人稀少,摇晃着身子指着路灯下自己的身影咒骂着,痛哭着。妻子打来电话问他在哪里,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小王对着手机粗暴的吼道:“我他妈在哪里啊,你还问我在哪里啊,我他妈在地狱,在一个孤寡老人家的家里,你是谁啊,我是谁啊,我们都他妈是什么人啊,人家身体健康的时候,为我们做饭洗衣,连他妈我的内裤人家都为我洗,亲生父亲也不过如此啊!教给儿子做玩具,开发孩子的智力,你他妈也看见儿子的成绩了,高兴了啊。现在人家身体不行了,用人了,我们就把人家甩了啊,你倒清净了,不管人家的死活了,我们还有没有一点的良心啊,多少年的书白念了,良心都喂狗了吗·········”

   小王返身回到楼上,打开房门,一把把李大爷抱起:“爸,起来,穿衣服,跟我走”。李大爷吃惊地看着小王说:“孩子啊,你这是干啥啊,去哪里啊”。
  小王胡乱的给李大爷套上衣服,把老人家背在背上:“去哪里,哪里也不去了,爸爸,咱回家,回咱们的家”。
   回到家里,妻子已经把二位老人的卧室收拾好,被子铺好,站在门口等着了。
   老两口见面手握着手,望着对方,老泪纵横。
   孙子高兴地跳上床:“爷爷,你可回来了,我想死您了,今天我和您睡一个被窝,您别再跑了,那里也不许去了”
   “好的,我也想我的大孙子啊,”李大爷把孙子抱在怀里“爷爷哪里也不去了,再也不离开孙子了”。
    小王夫妻俩站在床前,望着二位老人:“妈,从今天起,李叔就是我爸,过几天您们二老就去扯结婚证,咱们就是真正的一家了,有啥事情一起去面对,再也没有什么理由让我们分开了”。
   “儿子,谢谢你,谢谢你啊,你真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好孩子啊”李大爷拉着小王的手颤抖着。
   李大妈也对儿子说:“好儿子,我这张老脸真有光啊,你把我的良心找了回来啊,我这颗心这才安静了啊!”。
   李大爷转身拉着李大妈的手:“也谢谢你啊,老伴儿,谢谢你培养了这么好的儿子给咱们''。
   媳妇笑着说:“爸爸,您还真得谢谢我妈,如果不是我妈您会回来吗?我们都得谢谢妈妈”
   媳妇模棱两可的几句话说的一家人全都笑了。孙子起身抱着妈妈的脖子说:“也得谢谢我妈妈,你怎么知道爷爷今天回来啊,”。
  小王也诧异的望着妻子,向妻子投去询问的目光。
  “看啥啊,亏你和我过了这么多年,这点事还搞不明白啊!你心里咋想的我能不知道吗?”
  “ 谢谢你,亲爱的,理解万岁”
   孙子抱着妈妈说:“妈妈等你老了,我也让你和爸爸坐在床上,啥也不让你们干,我伺候你们,做玩具给你们玩”。

   就这样,一家人又到了一起,孙子整天放学后拉着爷爷做这做那,倒弄玩具。也是好人有好报,还有就是随着活动量的增加,心情的舒畅,再加上整天为孙子制作玩具,脑子也逐渐恢复了正常,身体也就随着变的灵活了,半年后,李大爷的身体基本恢复正常,这不能不说是爱创造了奇迹。
   小王跟李大爷的儿子联系上以后通了电话,首先是痛骂了他的无情,然后说:“爸爸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很正常了,只是从爸爸平时责怪的话语当中还能看出老人家对你们还是有牵挂的,希望你有时间回来看看老爸,不过你放心,老爸以后的一切事情我都不会用你操心的”。
   再后来,李大爷的儿子也来看望了父亲,不过从彼此的谈话当中有了些许的陌生和尴尬。

   说到这里,李大爷感慨的对我说:“人啊,伤了啥也不能伤了亲情啊,一旦亲情出了裂痕,当初的那份纯真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我望着李大爷,认真的点点头。
   我们喝了很长时间,也谈了很长时间,我心里默默地为老人家祝福,为这善良的一家人祝福。

我的房东老头 - 夕阳望月 - 夕阳望月
 

 
 我的房东老头 - 夕阳望月 - 夕阳望月

    
 我的房东老头 - 夕阳望月 - 夕阳望月
 

 

 

 

 




  评论这张
 
阅读(8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