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uilinguang的博客

 
 
 

日志

 
 

引用 【转载】引用 钓鱼老伯   

2016-11-13 06:57:09|  分类: 情感、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天高云淡《【转载】引用 钓鱼老伯》

 

引用

洪少森钓鱼老伯
那年我十5岁,青春年少的我性格活泼,直率,而且我还有一个秘密,这个秘密是与生俱来的,跟各位一样,从小喜欢跟白发慈祥的老爷爷在一起,并对他们的一切感兴趣。这个秘密直到今天还不为家人所知,当然,不包括我曾经深爱的爷爷。
我叫他爷爷,其实并不是我的亲爷爷。因为我从未见过我爷爷,听父亲说爷爷在我出世前一年就因病长辞。那年的那天下午刚考完期末考试,看看表才四点多钟,心想还早,不如到海边散散心,独自一人走在海滩上,呼吸着海风中夹杂着的淡淡咸腥味,享受着海浪与砂石的美妙共鸣,几个月来的紧张心情此刻终于得以放松。陶醉之间,忽然不远处传来几声轻喝:“嘿!大家伙!”,循声望去,前面礁石旁斜坐着一位老伯,手挥钓杆正在收线,原来是钓到鱼了。
我加快脚步走上前,看到一条四五斤重的大青斑正被拉上水面,老伯把鱼放进旁边的塑料桶里。嘴里乐开了花说:“呵呵,好久都没钓到这么好的鱼了。”我也应声道:“这是大青斑呀,听说在近海很难钓到的,老伯您钓鱼的技术真是高。”老伯听了特别受用说:“嘿嘿,哪里,运气而已,怎么你也好这一手?”我连忙答:“哪里,我是外行,不通这个的,只是好奇而已”。“好奇?即然这样,来,我这还有一支手杆,给你玩玩,反正我一个人坐着也闷得慌。”说完从旁边递给我一支鱼杆,在接过手中的那刹那,我惊奇地发现他的左手竟然少了一根小指我惊讶道:“老伯您的手。。”没等我说完,老伯淡淡地一笑“哦,没什么的,几十年前的事啦。” 此时,我不由仔细地打量了一下他,个子不是很高,170左右跟我差不多,微胖,身穿黑色的平头短裤和一件看上去略微发黄的文化衫,平头,头发和眉毛都白了,白白的眉毛长长的往上翘,标准的长寿眉,慈祥中露出几分性感,我不由楞住了,心中一阵激动,天哪,好漂亮的老伯!老伯看到我在打量他,微微地笑道: “怎么,你认识我?”我回过神来,连忙说“不不,没有,以前来时我也没见过您在这里”。“哦,我也刚来不久,我家就在后边不远”。我以前经常到这里,可从来没看到过这么漂亮的老伯,原来如此,心想既然人家邀我钓鱼,不如趁这个机会跟他聊聊。我说:“大伯,我不会钓鱼的,你教我好吗?”“没问题,我教你”,他把一些钓鱼的基本常识简单地告诉我,其实我哪里有心钓鱼呀,眼睛一直盯着老伯看,心中不时浮想联翩,对他说一句也没听进去,只是口中不时的回应几声表示懂了。
也许真的是不懂,坐了近半个小时,一条鱼也没上钓,我坐不住了,找了个话题问老伯“大伯看您年纪,今年贵庚呀?”,“65啦,老啦”;“哪里,看您身体还硬朗着哪”我把“硬朗”这个词故意拖长了一些,“还过得去吧,目前还可以,以后就不知道喽。”说完,他站起身伸伸手臂,扭扭了腰说“年纪大了就是不中用,坐一会就腰疼,你先坐一会,我先喂喂鱼”。说完他往旁边走了几步,把左边短裤的裤角往上一提,接着一条银白色的水柱就往海边喷去,我顺着水柱望去,天哪,我看到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的东西...
白胖伯伯3
由于他提的是左边裤角,正好面对着我,所以我看得通透,天哪,好漂亮的宝贝,黑黑的又粗又长,比我的大多了,圆圆的GUI[[[头饱满而红润,让人看了就有一种想亲一口的欲望,更可观的是那两个蛋蛋垂垂的,沉甸甸的,与那土鸡蛋一般,从他手指缝中还不时露出几根白毛毛,我看得呆了,如此完美的宝贝真是从所未见,我突然觉得我下面正在急速变化,而这时,他也发现我正在注视他的宝贝,笑着问我说“怎么,没见过吗?”我以为他责怪我偷看他的隐私,脸涮一下红到了脖子根,点点头结结巴巴地说:“是..的,我没见过像你这...么大的”。“嘿嘿,小毛崽子,看来你的毛还没长齐呢,等过几年你也会这样的”老伯笑着说完,还用手拨弄了几下,那东西在他的拨弄这下显得更加雄伟无比。原来这就是他说的“喂鱼老伯看到我脸都红了,会意地笑了一笑,然后放下裤角。笑笑说“嘿,年轻人到底是年轻人,经不住刺激呀”说完抬眼望着海面的波涛,似乎在想些什么。我趁这个机会,连忙调整自己的情绪,而我那下面经过刚才景象的刺激早已一柱擎天,而且还湿了一片
这时,本来平静的海面突然打来一个浪把我的鱼杆卷了出去,我急忙跳到水里想捞回鱼杆,谁知道脚刚落地没想到却踩到了一块碎礁石,没站稳一下栽到了海里,天哪,这就是所谓的天灾人祸。等我爬上来时,浑身都湿透了。老伯急忙问我怎么回事,“刚才不小心滑了下去”我答道,“怎么这么不小心呀,你知道吗,这里虽然不是很深,但却有很多礁石,搞不好会出事的”“让我看看,是不是受伤了”这时我才发现我的右脚背被礁石擦破了,红红的血正往外冒,老伯看见急忙收拾起他的东西,我以为他要走,谁知道他竟然说“小伙子,走,到我家去,家里有外伤药”,“谢谢老伯”说完帮忙收拾渔具。
老伯的家离海边不远,我们很快就到了。进屋后,老伯招呼我到沙发上坐下并帮我脱下鞋,然后从医药箱中拿出了酒精和创可贴为我处理伤口,他一边处理伤口一边跟我说,这房子是他儿子买给他住的,他老婆死得早,儿子大学毕业后在上海一家外企上班,很少回来,平时就只有他一个人。我四周环视了一下,环境还不错,二层小楼外带个小院,真是个好地方。我发现虽然他的左手只有四只手指,但用起剪刀来却与常人无样,而当他的手指划过我的脚面时,给我的感觉是那样的轻柔,就像慈母对婴儿的爱抚。“谢谢您,老伯,给您添麻烦了”我感激地说,“哪里,这事还得怨我,要不你不会受伤的,你看流了这么多血,很疼吧”。“不不,不疼的,过两天就会好了”“你看,浑身都湿透了,我看不如你先在这洗个澡,把衣服换换,要不海水会把你腌坏的”老伯关心道,“谢谢伯伯,可是我没有带衣服”,“这你不用担心,我儿子跟你个儿差不多,他有几套衣服在这哪,应该合你身的,我这就去给你拿去。”说完他进内间拿出了一条短裤的一件新的T恤衫递给我“拿着,我带你去”转过屋后,来到了卫生间,里面有一个大浴缸,老伯笑着说:“小伙子,快把衣服脱下来,伯伯帮您洗洗”,“不,不,不用了伯伯,我自己可以洗的”我害羞道,“哟,还害躁啊,啥东西老伯没见过,就你那小玩艺有啥稀罕的,听话,快脱下”,说实在话,自懂事以来还从来没在长辈面前光身子,我红着脸把上衣和牛仔裤脱了下来,只留着三角裤,然后拿起毛巾擦洗身子,老伯见状笑道“你就这样子洗澡呀?裤子不脱怎么洗呀?你的衣服都被海水浸湿了,必须换洗才行的,来伯伯帮你”说完他也没看我反应就一把把我的三角裤拉了下来,我的小宝贝一下就弹了出来,直挺挺地竖在他前面
引用 钓鱼老伯 - 江淮之子 - 江淮人家我不好意思地转过身去,其实自刚才到现在,我一直处于兴奋状态,老伯见到乐了,“哟,好小子,东西不错嘛,婆娘见了准倒赔哦”,我被他逗乐了,红着脸说“伯伯真会说笑,人家不好意思啦”,“嘿嘿,都是大男人,有啥不好意思的”老伯说“来,坐下,把脚放在板凳上,伯伯帮您洗洗,你的伤口在脚上,不能碰生水的,要不感染了就不好办了。”我也不再多说,听话的坐在浴缸边上把脚抬高放在一旁的板登上,让伯伯那温柔的双手搓洗我的身体,而我那宝贝此时也经不住这种刺激一跳一跳的,伯伯的双手慢慢往下搓,当搓到小肚的时候,他忽然一把抓住我的宝贝搓洗起来,宝贝经他双手一搓洗,立马挺得更直了,在他的手掌中一跳一跳的,一阵阵酥麻的快感自下方传来,我忍不住呻吟,伯伯笑道:“年轻人就是不一样。”我不好意思:“伯伯你才厉害呢,那玩艺比我的大多了”,“伯伯老啦,哪能跟你们比呀。”说完,他用水冲了冲掉肥澡泡,谁知道他忽然低下头,一口把我的宝贝含进嘴里,我惊慌地把他推了一下,虽然我是恋老同志,但却从未有过这种经历,而伯伯却一点也没有放弃的意思,反而把我的腰抱紧,用他的嘴上下套弄的我的宝贝,一进一出的,不时地发出啧啧声,随之而来的是阵阵的快感,这种感觉从未有过,跟平时DIY不一样,温暖温暖的,他吃得很深,能感觉到我的宝贝冲击着他的咽喉,还能感觉到他用他的舌头绕着我的冠状沟敏感处舔,一下接一下,接着把我的两个小蛋蛋吸进去,一阵阵的快感冲到我的脑门,我闭上眼睛尽情享受着这片废的欢娱,我快要崩溃了,腰也随着他的动作一拱一拱地配合着,突然我背脊一凉,忍不住大叫一声,双手用力按住他的头,他好像感觉到我快出来了,猛地往里把我的整个宝贝顶住,剧烈地快感使我一泄如注,连续喷射了十几下,少年的精华全部注入了伯伯的嘴里,伯伯一滴不剩地全吞了下去,我惊讶道:“伯伯,这脏”,伯伯吐出我的宝贝,笑着说“不,不脏,这是好东西,高蛋白的,还能治病”,“啊,能治病?”,“是的,古时候有钱人都在家养有男童,就专门吃这个,听说能益寿延年呢”,没想到男人的这东西还有这功能,我倒是第一次听说。伯伯接着又把我的宝贝含入嘴中,又吸了几下,这才意犹未尽地吐出来,然后用手套弄。虽然我刚泄过,但宝贝却依然坚挺,也许这跟我的血气方刚有关吧。伯伯笑眯眯地说“小伙子,自海边我看到你打量我那会,我已经知道你好这口了,还知道你未经事,所以就没点破,怎么样,伯伯的功夫还不错吧?”,“伯伯你真厉害”,“呵呵,伯伯厉害的还多着呢,你想知道不”,我欣喜若狂,原来这位伯伯也是同道中人哪,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哦,别的我不知道,就只知道您的宝贝肯定非常厉害”说着手往老伯宝贝部位猛抓一把,呵呵,真是不抓不知道,一抓吓一跳,老伯的宝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短裤撑起老高,我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没想到他的宝贝竟会如此之巨。惹得我心怀激荡 “伯伯,我能不能….能不能再看看您的?”我用祈求地望着老伯,对我的非份要求,老伯没有诧异,笑眯眯地反问我“你说呢?傻小子,你知道吗,它也喜欢你哦”,我听罢高兴得像个小孩子,伸出双手抓住老伯的裤头慢慢地往下拉,慢慢地老伯那完美的宝贝再一次呈现在我面前,这次我是如此地接近它并为它的雄起而感到惊讶(此前海边时它才不过十二公分左右,而此时至少暴长到了十八公分。)它在我眼前就像条暴怒的眼镜蛇,在花白的杂草丛中扬起高高的头,并从口中不时地喷出此许“毒液”,一颤一颤地,而在它下面,两个大大的蛋蛋也随着一上一下的,我伸出双手轻握,感觉它们在我手中跳动,想要逃出我的手掌心,我像欣赏工艺品一样,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激动得低下头,靠近它,它散发出老年雄性特有的香味,薰得我神魂颠倒,我的视觉、触觉、味觉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再次感叹造世主的伟大。我抬起头仰望老伯,他也深情地看着我,我激动地搂住老伯: “您的宝贝真是太漂亮太完美了,我好想好想。。。。”,老伯也把我抱得紧紧地说慈祥地说道“喜欢它吗,喜欢就拥有它吧”。 由于我没有同性之间的经验,此时不知道该如何继续,只知道用手不停地抚摸它,还是老伯经验丰富,“把它含住好吗?”我很害怕“老伯,我怕”,“傻孩子,别怕,把它含到口中,就像吃雪糕一样,细细地吸吮”。我尝试着靠近,它那强烈的气味再一次把我冲得头晕脑涨。终于我鼓起勇气一口把它吞了下去,由于它的头实在太大,把我的口腔塞得满满的,我一下子透不过气来。慢慢地,我的口腔适应了它的存在,感觉好受些了,我学着之前老伯那样吸吮着它,轻轻的,舌头绕了它一圈又一圈,此时老伯发出了呻吟声,想必是很爽吧。我想把那两个蛋蛋吞入口中,可是由于太大,我只能一个一个的享用,蛋蛋在口中滚动,软软地,富有弹性,我不敢太用劲,生怕伤害了这脆弱而伟大的东西,老伯的口中不时发出呻吟声,我重新把宝贝含入口中,并加深了力度,并时不时地用舌尖往冠状沟及单眼等敏感处磨擦,搞得老伯哟哟呀呀地直叫,突然,老伯猛抓住我的头,我意识到他就要喷发了,随着老伯身体一阵剧烈地痉挛,一股咸腥气味的暖流喷射到我的口腔中,一波一波地,好多好多。这时我慌了,由于潜意识中觉得这东西比较脏,所以想把它吐出来,我想挣脱老伯按在我头上的手,可是老伯可能知道我想把那东西吐出来,急忙说“不要吐,这是好东西,人的精华,不浪费,并不脏的”,我半信半疑,怀着一丝恐惧把这粘乎乎咸腥味的精华一口吞了下去,然后把宝贝吐出来,看到依然挺立着的宝贝单眼处还有些乳白色的液体往外冒,为了不让少得可怜的精华浪费,我伸出舌头把它舔干静,一滴不剩。

路过

鸡蛋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这张
 
阅读(8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