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uilinguang的博客

 
 
 

日志

 
 

引用 我如此爱你(22)   

2016-08-10 10:45:09|  分类: 情感、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眷恋夕阳《我如此爱你(22)》
我如此爱你(22) - 眷恋夕阳 - 眷恋夕阳
  我又给老荀打了个电话,还是关机。外面下起了小雨,雨滴拍打在窗户上,稀里哗啦的。

八点钟的时候老爸打电话,问我最近在学校怎么样,学习怎么样,我告诉他都挺好的。我的父亲是典型的中国式农民,逆来顺受,听天由命,但是他对我的爱,却深过大海。

挂了电话,我有点郁闷。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混成了今天这个样子。高中的时候认真念书,读到了这所著名学府,我却是接受了开放的思想,放逐了自我。也许是高中压抑了太久,进了大学的我,像是脱缰的野马,试图找寻所有有关叛逆和堕落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存在。

我同大哥蔡一样,辜负了家人,遗弃了理想,迷失了自我。只因,我无法心平气和脚踏实地的接受这个一半明媚一半阴暗的社会。我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我不知道,自己的明天在哪里。

想着这些烦心的事,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大概是深夜两点钟的时候,我醒了。我打开床头柜上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人了,将灯关掉了。

我靠着坐了起来,想喝口水。正在这时候,我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床头柜上居然放着两个保温饭盒。

一个是老谢的,一个是老荀的。

老荀来过了,又走了。

我想给老荀打电话,又怕吵醒他睡觉。考虑了半天,我还是决定给他发个短信。

“老爸,我想你。”等了半个小时,我没见老荀回消息,我以为他都睡着了,或者到现在还没开机。

正在这时候,手机响了,我一看,是老荀。

“老爸!”我接了电话,心里有千言万语想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老爸,谢老他……”

“我知道。”老荀打断了我的话。

我们两个沉默着,许久都没有人说话。

“老爸,你是不是担心我到处乱搞?”

老荀没有回答。

我笑了一下:“我会好好学习的,老爸,我也不会乱搞的,我不会走什么邪门歪道的,你放心,我会堂堂正正的做人,老老实实的处世。”

老荀还是没有说话。我和他,就是这么心有灵犀,他知道我想说啥,我也知道他想说的。

看老荀半天没有说话,我逗了他一句。“老爸,你是不是吃醋了啊?”

“我吃个鬼的醋啊。”老荀撂过来一句,然后他挂掉了。

哈哈,老荀害羞了。

如果老荀真的为我吃醋了,那就证明他心里有我了,我倒是真希望他心里吃醋了。只是他心里有过不去的坎,他暂时不能接受我。

如果我一直等他,会等到他接受我的那一天吗?

也许会,也许要很久。如果当时我知道答案,我还会一直等他吗?

第二天便雨过天晴了,大清早的,我还在赖床,就听到了敲门声。老荀走了进来,我睁开眼,看到是他,便朝他笑着。老荀先是笑了一下,又变得严肃了起来。

“我是来拿保温饭盒的。”老荀说道。

老荀走到我的床边,低下头,看着我。

“你昨晚什么时候过来的,也不叫醒我。”我责怪又爱怜的语气。

“我一直都没走啊。”老荀说的很若无其事。

“什么?”我有点不敢相信。

“我的车昨晚借人了,我打的过来的,我在楼下,一直看着你的窗户,十一点钟的时候,我才上楼,你都睡着了,你也不知道关灯。”

我看着老荀,心里有些感动。

“老爸,昨晚下雨了。”

“恩。”老荀点了点头,似乎毫不计较。

“冷吧?”

“还好。”老荀过来,帮我卷了卷被子的角。

“老爸,你握着我的手好不好。”我把手伸到他面前。

老荀犹豫了一下,握住了。

我们就那样静静坐着。“老爸,你能感觉我的心跳吗?”

老荀不说话,只是紧紧握着我的手,生怕我飞走一样。

我情愿自己是一只风筝,把线放在老荀的手里,这样,他就可以一辈子注视着我了。

虽然我们离得那么远,但其实,我们之间有一根线,紧紧相连。

半个月之后我出院了,我记得那天老荀说他公司有事,所以不能来接我了。当我重新站起来的时候,我的心里有一丝难过。不知道为了什么,初中高中调皮捣蛋的很,但是从来没有磕磕碰碰,到了大学,就老出事。

我刚脱下病人服,换上运动鞋,抬起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谢老就站在了门口。

“我来接你出院的。”谢老笑了笑。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出院啊?”我也朝他笑了笑。

“你小子不要忘了,我曾经可是这所医院的医生。”谢老伸出手,准备扶我。

“早就好了,哪里需要人扶啊。”我蹦跶了一下,以示我已痊愈,感觉良好。

谢老带我去吃早点,要了两笼小笼包,几根油条,两碗豆浆。

“本来想带你去我家里,我做早餐给你的,怕你脚愈刚好,不宜走动太多。”老谢喝了一口豆浆,眯着眼,抬着头,望着我。

“我平时都不吃早餐的,这已经是很丰盛的啦。”

“你平时不吃早餐?那怎么行啊。”谢老很是着急。

“我从大一就没吃早餐啊,每天吃两顿也不错啊,再说早上实在起不来啊。”

“起不来你不会定个闹钟啊,你晚上都干嘛,睡那么晚吗?”

我没好意思回答我是在玩游戏,只能朝他笑了笑。

谁知道谢老曲解了我的意思,他一本正经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年轻人,要节制啊!”

我当时就脸红了,我倒。

“以后早点睡,早上起不来我就给你打电话,帮你叫床。”谢老说完这句,突然觉得不对,脸上有点发红,又赶紧添了一句。“叫你起床!”

我朝他点了点头,不敢笑太大声。

我吃完早餐,习惯性的点着一根烟,老谢看到了,立马皱起了眉头。

“以后少抽烟,特别是饭后,饭后一根烟,顶得上平时的十根了,少抽点不行吗?”

“我抽的不多啊。”我辩解道。

“还不多,你看你的指甲,整个人一副香烟味。”

“有吗,我身上有味吗?老谢。”

“当然有了,你的体味很臭。”老谢朝我笑道。

我也朝他笑了笑。“你的才臭呢!”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了老荀,我想起了它身上淡淡的烟草味,想起了他经常握粉笔的粗糙的手……我摇了摇头,看了看面前的老谢。

老谢很爱干净,所以身上永远都是清香的味道,很好闻。他的脸稍微有点胖,小眼睛,微微的肚腩。他的头发有点稀疏,额头白皙干净,身体的清香时隐时现。

“你老盯着我看干嘛?”老谢的声音。

“我在想,你怎么能长得……”我逗老谢道。

“长得怎么了?”老谢很慌张的问道。

“长得这么丑!”老谢笑的很大声,我也在笑着。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