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uilinguang的博客

 
 
 

日志

 
 

引用 我如此爱你(20)   

2016-08-10 10:46:04|  分类: 情感、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眷恋夕阳《我如此爱你(20)》
我如此爱你(20) - 眷恋夕阳 - 眷恋夕阳
  整个本科,大三应该是最忙碌的。好多的专业课,实验课让全班同学开始紧张起来。我已经很少玩游戏了,倒是弹吉他慢慢多了起来。

有时候晚上熄灯前我也会去操场跑步,其实只是为了碰到老荀。远远的我看着他,他做事认真,跑起步来也是一丝不苟,全神贯注。有时候我过去跟他打招呼,跟他并排着跑,风在耳边呼啸,脚步踏实笃定,像是在迈向明天。

有的时候,我就买一瓶七喜,几袋超级辣的小吃,我坐在操场上,就那样,远远的看着老荀。操场上人来人往,月下,一对对恋爱情侣,旁若无人的搂在一起。

爱情如此美好,只是我很难得到。

恋老的孩子没有安全感,恋老的孩子单纯善良,恋老的孩子伤不起。

很多年后,我经常想起那个树阴浓郁的校园,我想起那片宽广操场上的夜风,我想起了你在月下的奔跑。我常常想,如果能,时光倒流,那么,我还会不会是那个静静站在操场上的小孩,注视着全世界,将自己遗忘在角落,画地为牢,站立成那样决绝的姿势。

我曾经试图抗拒一切,包括成长。

只是,你懂的,与时间作斗争的人,面对的,是一个无懈可击的对手。

生活本该平静如水,但我还是出事了。

那天是大三的期中考试,我们宿舍的都考的还算不错,于是大家准备去校外的小吃一条街庆祝一下,打下牙祭。

那天我喝了四瓶青岛,两杯扎啤,回来的时候,大家一个个都颤颤巍巍的,彼此扶持着,每个人手上都拿着一大杯的珍珠奶茶。

为了贪近路,也是为了好玩,我们决定不走正门,而是翻墙回宿舍。

我以前经常跟大哥蔡一起翻墙,所以我自告奋勇的走在最前面。

我们沿着墙边的老槐树,很快就爬到了墙顶。三米高的校墙,我们几个人站在墙顶,摇摇晃晃。

平常的话,墙内都有一个好心人放置的梯子,由于我都翻墙无数次了,所以我顺脚就踏了下去。不曾想到的是,脚底下并没有梯子,该死的,不知道是谁把梯子搬走了,于是,我就悲剧了。

一脚踏空,我瞎蒙了,整个酒劲瞬间就醒了。但还是熬不过地心引力,我像是一颗熟透的苹果,扑腾一声,就掉到了墙底下。随着我的痛喊一声,室友都吓醒了,赶紧摸索着爬下墙,又轮番背着我,送到了校医务室。

当医生检查完毕之后,给我吃了止痛药,又打了石膏。我躺在病床上,迷迷糊糊,恍惚中看到不断有同学在我眼前走动,我想喊他们的名字,却喊不出来。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我翻墙骨折的英勇事迹很快在系里传开了,因为每当有老师点名的时候,小林子总会大声答道:“住院了,骨折!”

于是在第二天傍晚的时候,我一个人坐在窗前,看着窗外的操场,年轻的学子打着篮球,满身是汗,旁边的拉拉队蹦蹦跳跳的。

正在我神游四海的时候,门被推开了,他走了进来。

老荀穿着西装,底下是休闲牛仔裤,他手上拿着书,金丝边眼镜底下,一幅蕴有无数话想说的眸子。他在门口站了一会,仔细的盯着我看。他把书放到小桌上,然后坐到我床边,温柔的看着我。

我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笑道。“看什么啊,我脸上有珍珠?”

老荀似乎没有听我说,他把手放在被子上,轻轻揉着:“痛吗?”

“没事的,”我笑道,“过几天就好了。”

老荀给我倒了一杯水,递给了我。“你就是不听话。”他的语气里面有责骂,更有爱怜:“走正门也远不了多少,你偏要搞些邪门歪道。”

我朝他笑了笑。“这哪是邪门歪道,不知道哪个作孽的,把椅子挪走了。 ”

“你还找理由,以后干什么都得小心些,听到没?”老荀拍了拍我,他似乎不知道将手放在哪里。

我知道他很想牵住我的手,单纯的就像是父亲握着儿子的手。

“你说那么黑,校墙还那么高,你做事也是大大咧咧,让我怎么说你好。”老荀的嘴里都是埋怨,但是他的心里,都是心疼。

“你不打电话叫你爸过来吗?”老荀望着我,温柔的眸子。

我笑了笑,将手伸出被子,握住了他的手。他的手结实,厚重,粗糙,但是很温暖。

“我哪里敢跟我爸讲啊,我爸脾气暴躁,他不揍死我啊。”我开玩笑的说道。

“哪有父亲不疼儿子的,我看,如果你爸来了,看到你这样,非得哭不成,哪还会揍你。”

我点了点头,我知道老荀说的在理。我知道我爸很爱我,只是他不擅长表达,其实我也一样。

而我不跟我爸讲,不是怕他责怪我,我只是怕他担心我。俗话说的好,出门在外,报喜不报忧。

我握着老荀的手,问他:“放学了吗,你还不回家吃饭啊?”

老荀没有说话,他把我的手握的很紧。

突然他又松开了我的手,我有些失望。

“我去给你买饭。”老荀站了起来,关切的看着我。“你想吃啥?”

我笑了笑。“小林子去给我打饭了,我吃食堂就行了。”老荀点了点头,“恩,那就好,那我先走了。”

老荀往门口走去,推开门,又回头看了我一眼。我心里有些失望,我舍不得他走。我心里有些疑惑,他这么匆忙,是要忙啥子啊。

作者语:昨晚上冷死个人,早上五点钟起来,大街上似乎台风过境,一片兵荒马乱。

写书写不动了,好累,笔下的文字倾注了自己太多的情感,回忆倏忽而过,记忆倒戈。有点不想写了。其实也没什么人看。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