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uilinguang的博客

 
 
 

日志

 
 

引用 我如此爱你(8)   

2016-08-10 10:50:17|  分类: 情感、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眷恋夕阳《我如此爱你(8)》
我如此爱你(8) - 眷恋夕阳 - 眷恋夕阳
  我决定离开他的世界。

也许我的想法很奇怪,很荒诞。

但是我知道,我深深的知道,他永远都不会接受我的,他有他自己的想法,他自己的苦衷。

他跟我,永远是两个世界的人。

其实说不上离开,因为他的世界,从来没有允许我走进去过。

也许这个吻,就是我今生跟他最大的缘分。我是个知足的人,有时候奢求太多,往往过犹不及。我不会勉强他,如果你想要你的世界,你只管对我说就行了。

我会给你自由,给你全部的自由。

虽然头有点晕,我还是决定一个人走回宿舍。

我记得那天晚上的沉沉黑夜,我记得那天晚上的夜风幽咽,我一个人,沿着无人的街道,不紧不慢的走着,心里一片空荡荡,一片荒凉。

走了快一个小时,只有无尽的黑夜陪着我。

那天晚上没有月亮,但是有风。

我衣着单薄,步履蹒跚。

我想,我真的要离开他了,老荀,我和你,永远都是两个世界的人。

我的心,你永远不懂,而且也不需要懂。

转眼就到暑假了,我去了那个旭日网吧,准备做兼职。

也就是在那个网吧,我认识了另外一个人,一个我打了一辈子交道的人。

那天我过去的时候,特意找了一身成熟的衣服穿着,找到老板,告诉他,我想暑假在他那里做兼职,当网管。开始的时候,老板并没有把我当回事,他头也不抬:“我们这边不要网管了,人够了。”

“我学习了很多电脑硬件知识,软件方面也是知道不少,我在你这里做兼职,肯定认认真真,我也不需要太高的工资。”

老板是个中年,戴着一顶鸭舌帽。他抬起头,不屑的看着我。“要不然上网,要不然走人,少墨迹。”

我看他是真心不想招人,便准备走了。

走了几步,我心仍有不甘,扭过头来。

“我是老蔡介绍过来的。”

他疑惑的看着我,又突然站了起来,假装热情的说道:“原来是老蔡介绍的啊,你看你也不早说,老蔡介绍的我当然相信,恩,你今天就过来上班吧,每周上四天,一个月给你一千五,你看怎么样。”

我有些吃惊,这是什么情况?

先不管了,我点了点头,走到他旁边:“那好吧,我现在就开始上班了。”

网吧不算太大,有一百多台电脑,有些电脑新手过来上网,遇到不懂的就问问我,我也是很热情的指导。

因为新手不多,所以其实也没啥事,一天下来,闲的不行。

于是接下来几天,我开始捣鼓那几台坏掉许久不用的电脑。

老板一看反正是坏了很久的,也不管我,随便我倒腾。

有一天,我正在修理主板的时候,有一个客人喊我,他在里面的单间,喊了几声网管,我就跑了过去。

他是个中年人,大概五十多岁。其实中年人会上网的不多,一般过来,也就是学习一下QQ,或者看看网页,看看老电视剧。

我帮他打开了奇艺高清,他要看83版的射雕英雄传。

看了一会,他就开始跟我聊天了。

“小伙子是不是还在念书啊,过来是打工的吗?”

我点了点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他看了看我,我也看了看他,我这才发现,其实他算是挺帅的吧,虽然整个人已经有些老态了,他眼睛有点突,眼袋有些深,头发有些长,眉毛不浓,整个人看起来很和蔼。

“是家里有些困难吗,过来打工挣点钱?”他看着我说。

我笑了笑。“没有啊,就是出来锻炼一下。”

“哦,那不错啊,挺懂事的。”他笑呵呵的说道。

“你怎么不在家里上网啊?”我朝他笑了笑。

“家里的网坏掉了,怎么也连不上去,我打电话给电信局,他们说明天过来修。”

“哦,”我点了点头,准备去忙其他的。

我拿了一瓶矿泉水,又忍不住多了一句嘴:“要不然我去帮你看看?”说完后,我就后悔了。我倒,要是他家很远怎么办。

他笑了笑,点了点头。

还好,他家也不太远,走路不到十分钟就到了。

他家的网没什么问题,就是默认的开机自动拨号不知道被谁点取消了,他也不会弄。

我用了一分钟不到,就又把网页打开了,点了奇艺,又找到了射雕英雄传。

我刚站起来,看到他给我倒了一杯水,我接过来,喝了一口。

“小伙子很利索啊,这么快就弄好了。”

我笑了笑,“也没什么大问题,设置一下而已,以后你开机就能上网了。”我把拨号设置了开机自动启动。

“哎,年轻就是好啊,什么都懂。”他笑道。

“你也很年轻啊。”我笑着说。

“我啊,”他摇了摇头,“我落伍了,老了,毛都掉了还不老啊,”他笑着说。

我也笑了笑。

“你有时间吗?”他拍了下我的肩膀。

我疑惑的看着他。

他笑了笑。“有时间的话,改天过来教我上网吧,我什么都想学,QQ啊,斗地主啊,打麻将啊。”

我笑了笑,“这些都简单的很,改天我闲了,过来教你吧。”

他记下了我的电话,我才知道他姓谢,我就喊他谢老了。然后他送我下楼,我说了半天不用送,他还是陪着我走了下来,一直走到了街角,他很客气,一路说了好几遍谢谢。

我跟他道别的时候,他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对他笑了笑。

就在这时,我看到了一辆黑色的福克斯,刚好经过路口。

车牌我认识,是他的车。

是老荀的车。

他慢慢的摇下车窗,一脸怒气的看着我。

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就已经大声的朝我吼道。

“坐过来,左无尘!”

我向谢老歉意的笑了笑,他也朝我笑了笑,嘴里像是在说没事。

他又看了看老荀,老荀却没有看他。

“坐过来,左无尘!”老荀的声音更大了。

我有些不情愿的走到老荀的车边,我在犹豫要不要坐进去。

他却不等我做主意,伸出手一把把我拉进了车里。

车开动了,他不说话。

我算是慢慢摸透了老荀的脾气,他生气就喜欢不说话,只抽烟。

我们开了有五六分钟之久,两个人一句话都没有说。

“给我点根烟。”他终于开口了。

我给他递过去一根,然后准备给他点火。

他瞪了我一眼,我又赶紧把烟拿到嘴边,点着了再给他递过去。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