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guilinguang的博客

 
 
 

日志

 
 

引用 我如此爱你(2)   

2016-08-10 10:53:08|  分类: 情感、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眷恋夕阳《我如此爱你(2)》
 
我如此爱你(2) - 眷恋夕阳 - 眷恋夕阳
 这门课每星期五有一节是实验课,我平时除了踢足球就是玩游戏,所以每次实验课之前我都是没有预习的。再加上我从小娇生惯养,动手能力极差。

果不其然,我参加的第一个实验课就出事了。那天,由于没有预习,我不知道烧瓶在蒸馏之前是需要加入沸石的,用于防止暴沸。

我一边玩着手机,一边看着加热炉上的蒸馏烧瓶。我这个人很容易分神,不一会,我低着个头,玩手机就玩的入神了。突然,啪的一声响起,我猛的抬起头,只见烧瓶顶部的木塞子直接飞了出去,烧瓶里面的生物化学药品瞬间暴沸,一股一股的从烧瓶口流了出来。

“啪!”塞子直接冲到了天花板上面,然后直直地掉到了地上。由于没有加入沸石,烧瓶里面的溶液剧烈沸腾,沿着烧瓶慢慢的流了出来,滴到了加热炉上面。

“啪!”,易燃的液体碰到了加热炉,开始着火。

我整个人吓呆了,同学们都没有见过这种状况,站在我旁边,帮不上忙。

正在这个时候,荀老师不知道从哪里冲了出来,站在门口看着我,大声的喊道:“赶快拔电源!”我还残留了一丝清醒,看了看荀老师,赶紧的伸出手去,往试验台上的旋钮开关摸过去。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我整个悲剧了。

随着我扭动了开关。又是啪的一声,整个试验台开始喷水,像是个小喷泉。由于我没有预习,事前没有了解试验台,我不知道那个开关是试验台的安全喷水旋钮。我闯祸了,这是易燃液体燃烧,浇水只会帮只会让水更大。

整个试验台开始喷水,场面极其的混乱,有的女同学吓的大叫。

荀老师大踏步的冲了过来,把我使劲推到了一边,一只手挡着眼睛,侧身伸出手,拔掉了电源。

这时候班长已经拿来了灭火器,对着台面就是一顿猛喷。

三分钟过后,火熄了,整个试验台一片狼藉。由于是粉末灭火器,所以很不好清理。

荀老师一句话都没说,他脸色有些不对,慢慢走进了他自己的办公室。

他刚才狠狠的推了我一把,我觉得他是生气了,我心里有点失落。

全班的人开始帮我收拾,老蔡拍了下我的肩膀,他朝我笑了笑,我知道他是在鼓励我示意我没事。我站在原地,完全傻掉了。

我知道,这都是我的错,我没有预习,没有提前准备就开始做这么危险的实验。

打扫了一个多小时,台面总算整洁了。同学们开始去食堂吃饭,我收拾了一下台面,整个人心里一片冰凉。

我这个人自尊心很强,我很怕给别人带麻烦,而这次,我惹的麻烦还不小。因为只要拆掉了灭火器的铅封,就需要写个报告,我闯祸了。

当整个实验室的人都走掉的时候,我还在擦拭台面。

“左无尘,你还不去吃饭啊。”我不知道荀老师什么时候知道我的名字的。

“我不饿!”我不敢看他。

他笑了笑,走到我身边。“没事的,做实验谁还不出个错啊,你说是吧。”荀老师笑着说。“不过下次你得注意了,要记得多准备一下。”

我点了点头,轻声的说:“荀老师,对不起。”我看了看他,他脸上并无责怪之意,一片平静。他还是穿个牛仔裤,白皙的脸,鬓角有一丝丝灰白。“荀老师,你去吃饭吧。”

“我让同学帮我带饭了。”他笑了一下,看了看我。

“左无尘,这个实验你还敢做吗。”

其实我心里充满了害怕,真的。俗话说,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但是看了看他微笑的脸,我点了点头。

“我们从头做吧,我教你。”荀老师走到试验台前,开始连接烧瓶。

我赶紧的去拿温度计,还有刚喷出去洗过的塞子。

“荀老师,对不起啊,天花板都弄脏了。”我小声的说。

他看了看我,笑了笑。“你不觉得天花板上有那么一块也挺好看的嘛,哈哈。”他接过我手里的塞子,又笑道:“我以前的学生,也有出了比你更大事故的。”

他挺喜欢笑的,而我喜欢经常笑的人。

我们从十二点忙到一点,总算把准备工作做完了,我肚子也是哇哇叫了。

“荀老师,我先回宿舍了,下午过来。”

荀老师没有说话,他拧开了办公室的门。

我这才发现,他的办公桌子上面放着两个一次性餐盒。

荀老师也没有抬头,走过去拿饭盒:“我让你们班长带了两份饭。”

他递给我一份,我鼻子有些发酸。

我这个人外表大大咧咧,其实我挺懂感恩的。我最受不了的是,他为什么没有骂我。我很怕给别人添麻烦,而这次,显然给他带来麻烦了。

但是他没有骂我。

吃完午饭,他看了看时间,还早。他笑着看着我:“我们去办公楼对面的草地坐会吧,晒晒太阳,我平时吃完饭,很喜欢去那边坐会的。”

我点了点头,开心的跟在他后面。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跟着他,也许他有什么魔力吧,跟着他往前走,去哪里我都无所谓,因为不管往哪里走,都像是在走入天长地久。

办公楼对面确实有一块草地,不过是花草围起来的。走到篱前,荀老师看了看我,笑了一下,然后他突然猛的跳了一下,跃进了草地。我有点惊讶,也使劲一跃,跟着他,跳到了草地里面。

坐在草地上面,坐在他的旁边,我感觉是如此的安心。阳光灿烂,和风微醺,我的孤单在瞬间荡尽,我的堕落暂时隐藏到了我看不到的地方。

我在心里悄悄的问自己,“左无尘,为什么,为什么,你坐在他的旁边,会如此的安心,同时如此的开心?”

荀老师坐在草地上,看着太阳,似乎很享受。

坐了一会,怯怯的问道:“荀老师,刚才用灭火器灭火那会,你生气了吧!”

他掉过头看了看我,眼里充满了疑惑。他是笑了笑,摇了摇头。“没有啊。”

“那你怎么一把把我推开,哈哈,还一句话不说就到办公室去了,我还以为你生气了。”我笑了笑。

“没有啊,”荀老师看了看树上,又笑着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你把水洒的到处都是,我去拔电源开关的时候,水把电源短路了,我触到电了,手臂电麻了。”

我的心里一惊,眼泪差点掉下来。

我向他望过去,他并没有看我,望着远方似乎在思考什么。

我看着他的脸,平和,儒雅,帅气。

他知道我在看他,但是他不看我。我慢慢的懂他了,也许他推开我,只是为了保护我。

阳光下,草地上,两个人。一切都这么安详。

每一次想起,坐在你的身旁,我都觉得是地久天长。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